天马山阻击战
发布日期:2021-09-19 10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47年5月,华东野战军在山东孟良崮地区全歼军精锐整编第74师,这就是著名的孟良崮战役。战役期间,为阻击援敌、保障围歼整编第74师,华东野战军在不同地区组织实施了多场阻击战,天马山阻击战是其中一场。

  从1947年3月开始,军放弃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,缩短战线,集中兵力对陕北和山东实施重点进攻。在山东战场,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在徐州设立司令部统一指挥,集中24个整编师(军)组成3个机动兵团,采取加强纵深、密集靠拢、稳扎稳打、逐步推进的战法,对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。华东野战军则继续坚持“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敌人”的作战方针,在运动中寻找歼敌良机。

  军在重点进攻初期,进展顺利,至5月上旬进到莱芜、新泰、蒙阴、汤头一线师贪功冒进,渐成孤军深入之势。

  5月13日黄昏,华东野战军各纵队迅速出击。至15日拂晓,将整编第74师包围于孟良崮及其以北的狭小地区内。蒋介石得知消息后深感焦虑。他亲自飞赴徐州督战,命令整编第74师坚守孟良崮,并令其他各部队火速驰援,妄图以孟良崮为“磨心”,中心开花、内外夹击,实现与华东野战军决战的企图。

  当时战场的基本形势为:华东野战军包围了孟良崮地区的整编第74师,军却以另外10个整编师(军)对华东野战军实施反包围。军的援军近者不足10公里,远者也仅1至2日行程。华东野战军虽然暂时占据主动,但稍有失误就可能全军陷入被动。这时候,阻援部队能否成功坚守阵地,就成了关系全局胜败的重要因素。

  天马山位于孟良崮西北方向,是阻击援军整编第25师、第65师的主要阵地,在这一地区担负阻援任务的是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一部,指挥员是第1纵队第1师师长廖政国。

  孟良崮战役中,第1纵队既要围攻孟良崮的军整编第74师,又要阻击援敌整编第25师、第65师,担负的作战任务十分艰巨。孟良崮战役胶着不下之时,为确保全歼整编第74师,该纵队只好从阻援部队中抽调兵力参加攻击孟良崮作战。

  第1纵队司令员叶飞告诉廖政国:我把大部分主力部队,独立师、2师和你师的1团,都拿去攻击孟良崮了。可以留给你的只有第2团、第9团和刚从地方上升级的第3团。可你们必须守住塔山、尧山、蛤蟆崮一线多公里的阵地,挡住拼死增援的黄百韬的整编第25师,你看怎么样?廖政国知道纵队任务艰巨、兵力紧张,当时一声未吭,接受任务后便走了。

  天马山正面援敌是军整编第25师,师长是军中有名的悍将黄百韬。从15日上午10时开始,该师在飞机大炮掩护下,凭借兵力优势连续发动猛攻,对我天马山及附近阵地形成极大压力。华东野战军阻援部队临危不惧,沉着应战,以突然、短促、密集之火力,近距离开火,予敌以重大杀伤,连续打退敌人4次冲锋。当晚20时,整编第74师联络整编第25师称:如贵师攻占天马山及面梨沟以南高地则可解围。与此同时,军整编第65师约4个营兵力冲破华东野战军另一处阻援阵地,与整编第25师会合,援敌力量得到大幅加强。

  16日上午8时,对增援进度十分不满的蒋介石向各增援部队下达手令,用语空前严厉。

  在层层督导之下,军各路援军拼命增援,其中整编第25师尤其攻势猛烈。16日晨,该师以1个旅又1个团,连同整编第65师4个营兵力,再次发动猛烈攻击,凭借兵力和火力的双重优势,连续突破三山店、交界墩、界牌等重要阵地。我天马山阻援部队拼死抗击,全力坚守每一寸阵地。尽管阻援部队顽强坚守阵地,但由于力量相差悬殊,不断有官兵伤亡,援敌一部逐渐攻上天马山山腰,与整编第74师仅剩一山之隔。

  这时,天马山阻援部队的兵力已经损失极大。廖政国把炊事员、担架员、文书和能够行走的伤员全部组织起来,由参谋带上阵地,仍然阻止不住援敌的进攻。廖政国手中再无任何预备队可以使用,和纵队指挥所的电话联系也已中断。天马山两面敌军已经能够实现炮兵火力交叉,阻援阵地随时有被突破的危险,形势危急万分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一支友邻部队突然出现在山沟里,由西向东,一路急进。这是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第10师第28团第2营。第4纵队是强攻孟良崮的5个主力纵队之一,主要作战任务是由北向南对整编第74师实施正面突击。在该纵队的作战部署中,第10师第28团作为预备队使用。16日,孟良崮战役进入白热化阶段,各方向均兵力吃紧,第4纵队正面阻力不断增大,随即命令第28团第2营紧急加入攻坚作战。

  廖政国发现这支部队后,立即亲自出面拦下该营。因战事紧急,百信权威心水论坛。廖政国一上来就表明身份和来意:“我是1师师长,命令你们立即赶援天马山”。营长回答说:“我营奉令跑步赶去攻击孟良崮,任务紧急。”廖政国回身向硝烟弥漫的天马山一指:“天马山阵地的得失,关系重大。如果敌人打通联系,全局皆输。我手里只剩下七八个警卫员,只有使用所有到达这个地区的部队。”

  从隶属关系上来讲,第28团第2营既不属于第1纵队,也没有配属阻援部队使用,完全有理由拒绝廖政国的要求;从名利得失角度来看,继续东进、会同纵队主力强攻孟良崮是奉命行事,谁都无可非议,转而支援天马山阻击战则是自作主张,一旦影响到纵队主力的作战进度,便有可能遭到严厉惩罚。但是,营长考虑了片刻之后,回答说:“好,为了整体利益,我们执行你的命令!”

  接下来,天马山阻击战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。第28团第2营迅速转换方向,紧急占领天马山有利阵地,加入阻援作战,予援敌以迎头痛击。援敌连日猛攻,力量使用也已达到极限,在我原阻援部队和生力军的联合打击下,最终支持不住,败退下去。

  在此前后,军其他几路救援部队也被死死地阻拦在救援途中。华东野战军集中兵力发动总攻,于16日下午攻克孟良崮等处高地,整编第74师及整编第83师第57团全部被歼。蒋介石对各部队的救援行动十分不满,不久后将整编第74师所属的第1兵团司令官汤恩伯撤职,整编第25师师长黄百韬也因“救援不力”而受到处分。

  孟良崮战役的胜利,粉碎了军的“鲁中决战”计划,对挫败军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具有决定性意义,有力地配合了陕北和其他战场的作战。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