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城网红“豫北女保安”深夜遇害 网友称其在直播时自称单身 给粉
发布日期:2022-01-12 07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▲河南一网红女保安遭粉丝杀害 警方:嫌犯已被抓获。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(ID:wevideo)

  33岁的赵冯冯,生前为河南省辉县市常村镇宰坡村的村民,在豫北驾校做保安等工作。拍摄短视频走红后,她开始了网络直播。

  凭借出色的身材拍摄舞蹈视频,赵冯冯在短短两年8个月的网红生涯中,收获了60多万粉丝。

  案发后,嫌犯被警方从现场带走调查。赵的家属表示,嫌犯为赵冯冯网络直播的粉丝,见面后将其杀害。也有网友称,嫌犯是赵冯冯直播间里的“榜一大哥”(打赏最多的人),曾为她打赏十多万元的礼物。

  一场凶杀案,结束了33岁女主播的性命。案发后,赵冯冯的“豫北女保安”账号已经没有内容。短视频平台上,只留下了网友剪辑过的赵冯冯的生前视频。

  11月14日,赵冯冯曾跳舞的宰坡村的活动中心篮球场,有村民在晾晒粮食。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

  13年前,赵冯冯嫁到宰坡村,娘家在四公里外的杨圪垱村,当地村民以种地为主。两村村民常有来往,说起出嫁的女人,习惯用娘家村名或婆家村名指代,在村民口中,赵冯冯是“杨圪垱的闺女”,“宰坡的媳妇”。

  有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,赵冯冯家是村里比较富裕的家庭,公婆经营砖窑厂多年,老公月收入过万。赵冯冯的精力主要用于在家照顾两个孩子。空闲时,赵冯冯喜欢唱歌跳舞。赵冯冯不用种地,也重视保养,比农村同龄的媳妇更显年轻。

  村子活动中心的篮球场,与赵冯冯家隔着一条路。到驾校上班前,篮球场是赵冯冯和村民们跳广场舞的地方。在邻居的印象中,赵冯冯性格活泼,喜欢唱歌跳舞,“她年轻,学得快。跟着网上的视频学,学会后教大家。”

  2019年3月2日,赵冯冯在抖音短视频平台发布了首条短视频。扎着马尾,身穿深色衣服,赵冯冯站在宰坡村篮球场上挥动长鞭,透着初入镜头的扭捏。她配文向网友求赞,“实话实说,我想要你的心(点赞)。”

  赵冯冯一个邻居说,最初的视频是她丈夫帮忙拍摄剪辑。赵冯冯熟练之后,都是自拍自演,没有再找别人帮忙。

  见过赵冯冯在村里拍视频的村民并不多,“有人一过来看,她就害羞。”曾有村民在村里碰到赵冯冯拍视频,用三脚架支起手机,拍摄在街上跳舞的视频。“拍一段看一遍,拍得不好就再拍一遍”。

  涉足短视频平台初期,赵冯冯并未引起太多关注。在视频中,赵冯冯曾配文称,“为啥老的少的都想当网红?我就嘴上说不想。”她希望网友能为她的视频双击点赞并关注她。

  一年的时间里,赵冯冯发布了三条短视频,尝试跳舞,尝试使用“我要上热门”的话题吸引流量,但都未引起网友注意。

  一年后,赵冯冯发布了第四条短视频,这是一条在卫辉市姜太公故里风景区大门前跳舞的视频,她身穿素净的小西服,长发披肩,这条视频获得了3.5万点赞量。

  出了爆款之后,赵冯冯以“豫北女保安”的账号,加快了视频更新频率。她穿着一身保安制服,编号BA0481,突出的身材加俏皮的表情,获得不少网友评论。

  2020年6月,她身穿保安服羞涩跳舞的视频,点赞量超过7.5万。频频上传跳舞的视频,赵冯冯的网红路越走越顺。

  抖音直播动态历史记录显示,2020年11月6日,“豫北女保安”在抖音短视频平台上开启了首场直播。截至2021年10月30日,该账号共开播了134场。遇害前,赵冯冯共发布175条短视频,拥有31.2万粉丝。除此之外,在快手短视频平台上,她还收获了36.7万粉丝。

  单个平台30多万的粉丝,在上百万粉丝的短视频主播队列中,“豫北女保安”不算顶流,但在县级市的辉县市,也算是从草根崛起的知名网红。

  宰坡村的年轻人提起赵冯冯,都称她“村里的网红”。村里不看短视频的老年人,也知道赵冯冯是网红。但少有人看完赵冯冯的视频,邻居刷到她的视频后,“点个赞,就划走了。”

  11月16日晚上7点左右,赵冯冯遇难现场附近,少有行人。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

  11月2日,“豫北女保安”发布了最后一条视频。视频中,赵冯冯站在豫北驾校的练车场,背对镜头,脚步轻盈地朝远方走去,右手拿着手机,一边走一边挥舞。

  这个挥手道别的背影,是她生前留下的最后记忆。当晚,她在常村镇的外环路上遇害。

  在赵冯冯曾经发布的视频中,豫北驾校的训练场是主要的拍摄场地。在短视频平台的个人资料中,赵冯冯留下了招聘驾校学员的电线点左右直播,并注明“拒绝闲聊”。

  赵冯冯每天吃完早饭上班,下午6点下班回家吃饭,午饭就在驾校食堂解决。据赵冯冯的婆婆介绍,11月2日晚上8点多,公婆仍未等到赵冯冯回家。给她打电话,但通话提示她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。

  从豫北驾校到宰坡村,不到4公里的路程,运输水泥沙石的大货车来往频繁。婆婆一度怀疑赵冯冯遭遇了交通事故,本打算沿途寻找儿媳。

  晚上近10点,婆婆接到民警的电话,才得知儿媳已经遇害。婆婆事后从民警和家人口中得知,赵冯冯的手机被摔坏,无法接听电话,民警将她的手机卡换到自己的手机中,才联系上家人。事发后,嫌犯并没有离开现场,后被民警带走。

  赵冯冯的丈夫高先生开半挂货车,从辉县往郑州、洛阳等地运送水泥和沙石,两三天跑一个来回,在家休息几天。事发时,丈夫在外地开货车未归,得知妻子遇害,他才回到家中。

  赵冯冯遇害后,公婆在家中多日闭门不出,知情的邻居到家中问候。提起赵冯冯遇害,婆婆站在院中双手发抖,“不能提,不能想,想想我就忍不住(哭)”。

  11月14日,赵冯冯家庭院整洁,角落的花盆里种着花草。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

  按照辉县当地的风俗,死者入土为安,一般在第5天出殡。但由于是刑事案件,赵冯冯的遗体交给警方做尸检,家属仍在等待警方的后续处理。

  赵冯冯遇害地点位于常村镇医院附近国道旁,距离最近的酒店有二三百米。附近虽有住户,但在晚上6点天黑以后,少有人员走动,只有大货车从国道上呼啸而过。

  新京报记者就此案联系常村镇派出所,但民警以不方便透露案情为由拒绝了采访。

  赵冯冯的两个孩子,女儿在读初中,儿子上小学后在学校住宿,她才到驾校应聘。

  赵冯冯的弟弟说,拍短视频走红后,她从保安工作转到市场部,做视频主播为驾校拉生源。

  位于常村镇的豫北驾校,招收大货车和半挂车司机培训和考试,驾校配备宿舍和食堂,吸引外地司机。除雇佣女性做保安外,豫北驾校的宣传视频中也打出“客服美女教练”的旗号,由多位女员工组成“豫北驾校北北天团”,穿着蓝色制服、黑色短裙,跳着女团舞。

  事发后,在豫北驾校的直播中,有不少网友在直播间询问关于“网红女保安被杀”一事,均未获得主播回应。

  11月15日,新京报记者来到豫北驾校,想了解赵冯冯直播的情况,但驾校负责人声称,“不知道,不接受采访。”

  生前作为一名网红,赵冯冯遇害事件也成为网络和辉县的热门话题,“女网红背着家人酒店见粉丝被杀”的传言在当地流传。

  附近的印象常春假日酒店,也是太行山自驾游接待中心,酒店工作人员称,案发地点在酒店300米之外,并非网传的在酒店内。

  还有网友发文称,嫌犯是赵冯冯直播间里的“榜一大哥”(打赏最多的人),曾在她的直播间打赏十多万元的礼物。

  赵冯冯的婆婆告诉新京报记者,据她所知道的信息,嫌犯是外地一名40多岁的男粉丝,离异带着孩子,想通过打赏博取赵冯冯的好感,被拒绝后要求退钱。

  赵冯冯生前发布的短视频中,多是身穿紧身西服披肩发的形象,部分视频突出腿的细长。在邻居的眼中,赵冯冯身材偏瘦,这让她比实际年龄看起来年轻。赵冯冯遇害后,其家人表示,对直播内容并不知情。

  赵冯冯出事后,辉县流传着她做网红的收益,有人称其银行卡里就有两百多万。但这种说法无人去考证,反而引起更多的猜测。村民根据自己的逻辑推测,“三十多万粉丝,一个人就打赏十几万,肯定不止两百万”。

  辉县“附近”推荐的直播视频中,网红博主不时回复粉丝的留言,提醒观看视频的粉丝点赞关注,“点亮小红心(赞)”。部分博主为增长人气,提醒粉丝打赏。

  新京报记者发现,在快手短视频直播打赏礼物中,最便宜的礼物“棒棒糖”价值一枚快币,约为0.14元人民币;价格最高的礼物“终于等到你”,价值28888快币,约为4127元人民币。

  也有村民观看过赵冯冯的直播,她坐在镜头前和粉丝聊天,回应网友关于驾校和考驾照的问题时热情开朗,但未见过她向粉丝索要礼物打赏,“说话很甜,(对粉丝)都是喊哥”。

  2020年5月,针对未成年人在网络直播平台因“打赏”带来的纠纷,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指导意见,规定未成年人打赏行为无效。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文要求,网络秀场直播平台封禁未成年用户的打赏功能。对于成年人在直播中的打赏,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曾发文表示,如主播出现违法行为,平台应将“打赏”返还用户。

  新京报记者查阅裁判文书网发现,成年人直播打赏的纠纷案件中,多地法院将通过网络平台打赏主播认定为粉丝观看表演的消费行为。

  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认为,网络主播在直播过程中,如果为保护隐私隐瞒个人婚姻状况,存在道德瑕疵。如果主播为吸引粉丝打赏或其他诱导行为虚构个人资料,则涉嫌违法。张新年表示,法律要维护社会的公序良俗,成年人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,在粉丝、主播和平台的行为未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况下,网络直播中的打赏不应支持退还。

  赵冯冯遇害后,她的“豫北女保安”账号已经没有内容,显示“该账号已重置,暂时无法查看”。但同时短视频平台上出现了多个与“豫北女保安”相似的账号,上面充斥着剪辑过的赵冯冯跳舞的视频和照片。有的账号粉丝已上万,成为新的“网红”。

Power by DedeCms